介紹了許多日本從古至今流傳的經典工藝作品,其實在日本,除了這些兼具地區文化及特色發展的古老工藝經典品牌外,也有許多的創新工藝產業,在現今的日本蓬勃發展。

其中,就有一個相當令銀壺收藏家我感興趣的陶瓷品牌-丸直陶瓷,算是日本新一代工藝中,兼具生活美學的一個象徵!


位於日本岐阜的丸直陶瓷製造所,雖然比起許多的陶瓷古窯,只能算是個年輕小夥子,但是早從明治時期起,丸直陶瓷所生產的產品就開始出口到歐洲。說到其作品最讓銀壺收藏家覺得特別的地方,就是「薄」!


每一件作品看起來輕盈半透明,壁厚大致1mm左右,透光性非常好。這讓銀壺收藏家想起薄胎瓷,只是比起在中國價格高昂的薄胎瓷,丸直的薄壁瓷器卻衍生出不同品種的陶瓷產品,進入大眾的生活中,價格也相當的生活化!


雖然說是新的工藝品牌,創辦於1900年的丸直制陶所其實也是大有來頭!起源於美濃燒的丸直陶瓷,隨著開創出嶄新品牌後,更慢慢演變出自己的特色,其瓷器花樣的『銅版臨摹』技術以及圖案就是其一大特色所在。

其作品當中,也有相當多青花瓷器風格的品項,但是其花紋與中國的青花瓷又有很大的不同,感覺更像是中國藍印花布的圖案與瓷器的結合,連續圖案更顯現代。起源於古法,慢慢發展出新生命的丸直陶瓷,正象徵著日本工藝文化精神,吸收與淬鍊的一大象徵!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那就按下列圖示幫忙分享出去吧!

  



最道地的日本DNA!都在「古美術」粉絲專頁!


這篇文章的連結



對於一般的民眾來說,比起日本銀壺鐵壺,大家對於日本工藝品的印象,可能對日本的陶瓷工藝要來得印象深刻。其不但是因為遠在古代,陶瓷一直亞洲許多國家進口國外的一大主力;日本的陶瓷工藝發展,比起日本銀壺鐵器還要來得久遠,更是一個主要原因。


隨著時代的發展,舊工藝或許逐漸被一些新的科技給取代,但依然有許多的老工藝,慢慢走出了自己的新生命。記得先前介紹過信樂燒的竹陶,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!

現今生產相當多竹陶工藝品的信樂燒,為日本的六大古窯之一,其起源可追溯到西元730年的天平時代,當時聖武天皇下令要進行香樂宮的屋瓦燒製工程,是開啟信樂燒的一個開端。


到了鎌倉時代,信樂燒開始走向民間用品製作,生產水壺跟種子壺;其發展一直延續至300年後,在室町時代跟桃山時代,信樂燒慢慢走向普及的生活用品生產,茶碗跟茶道等結合文化的作品是當時的一大生產用品!


跟隨著生活需求發展,信樂燒從先前的皇室需求,慢慢的依附著時代的洪流走向民間,從初期的單一需求品,到後來二戰時期生產主力的火缽,時至今日,信樂燒的瓷磚、花瓶、餐具等生活用品,更是許多人指定的必買品!


不只是生產物品切合生活,信樂燒的發展優勢更在於以發揮陶土特質的情況下,針對不同的需求發展出來的多種燒製技術,以及各種上釉的技巧。源自於古法,信樂燒憑藉著不斷的改良跟創新,在競爭激烈的陶瓷工藝領域中,慢慢的發展出自有的一套精神!

如果有機會到日本,除了看看我們推薦多次的日本銀壺金器作品,更別忘了抽空到造訪一下信樂燒,感受新舊交集的全新工藝感受!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那就按下列圖示幫忙分享出去吧!

  


最正統的日本DNA,就在「古美術粉絲專頁」,快按讚加入!




這篇文章的連結


如果是對茶道有研究的人,或者是曾經體驗過日本茶道文化的朋友,初次體會的時候一定會跟銀壺收藏家一樣,發現日本茶道跟台灣茶文化不同的地方在於:有別於台灣人習慣將茶具擺放於桌上,日本的茶道師父總是會用一個收納箱,將茶具妥善的收藏好。
銀壺收藏家也觀察到,收納箱除了固定擺放的大型收納箱外,更多的是小型手提式的收納裝置,這有點像是行動咖啡廳,或是台灣古早風味賣麵茶的攤販使用的裝置,其實更是另一個茶道師傅的職人堅持。


日本人認為,對工具的妥善收納跟保護,是身為一個職人應該要有的自我規範,為了因應如此的風氣,許多的工藝師也投入攜帶式煎茶盒的製作。

這類小型的茶道具收納茶箱、茶盒、攜帶式煎茶箱,除了可方便收納自己使用的寶貝茶具之外;對於許多本身有在授課的學生或是受邀出席的老師來說,也方便在外出或是拼茶時將所有泡茶道具全帶著走。


針對這看起來屬於附屬品的攜帶式煎茶箱,透過幾次的聚會觀察,銀壺收藏家更發現許多充滿了古風的古物茶盒,不但透過古味的使用感,表現出茶道老師的歷史感。更能在席間襯托品茶的氣氛,收納箱有時也能成為茶會中的話題。

日本工藝的講究,自然也延伸在茶具收納箱之上。以攜帶式煎茶箱來說,材質的使用很廣汎,大致上有紫檀、黑檀、酸枝、花梨、黑柿、竹編等。另外還有蒔繪、螺鈿漆器。

銀壺收藏家說了那麼多,愛喝茶的你,是不是也考慮為心愛的茶具添一個家了呢?
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那就按下列圖示幫忙分享出去吧!

  



加入官方專頁,掌握日本生活第一手動態!


這篇文章的連結



「日式和風」意思就是「日本風情」或「日本風味」,因為日本的主要是「大和民族」,他們是一個善於吸取文化的民族。受中國文化和西洋文化的影響,在加上本國民族的風俗習慣,就創造出的大和文化。所以我們所謂的「和風」、「和味」、「和式」其實結合了相當豐富的元素。

和風的特點是大多以碎花典雅的色調為主,帶有古樸神秘的色彩。列如:和風傳統節日用品、日式鯉魚旗、和風御守、日式招財貓、江戶風鈴、日式茶具等都是和風式物。


其中最能象徵和風的工藝品,無非就是繽紛奪目的和服跟織品工藝,背許多地區視為特色產物的織品,更是隨著發展地區的不同,融入當地的人文跟產物特色,表現出相當多樣化的風格。


除此之外,漆器也是表現出和風眩目特色的一個特色工藝品。不同的地區漆器,表現的手法更是大不相同,也許以朱紅為主要色調、也可能是在黑底之上透過燦爛的圖像表現出令人目不暇給的美感。

除了這些工藝品之外日本無論是生活用品如落水鈴,還是美食和果子,都是表現文化風格的一個代表物品。


日本茶具用品,如銀壺、鐵壺雖然在表現上就無法如其他工藝品一樣,透過繽紛的色澤呈現出多變得風格,但是隨著西方文化的進入,近幾年的茶具工藝品也表現出相當多元的文化風格!在傳統的和風之中,表現出嶄新的視野!

關於和風的工藝之美,未來有機會,讓我們再深入的跟大家徹底剖析一番!
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那就按下列圖示幫忙分享出去吧!

  


加入「日本DNA」,追求日本古美術風格生活!


這篇文章的連結

江戶,是一個的一個轉捩點。德川幕府設立於江戶之初,開始大量的招募專業人才進駐江戶底定居,除了開啟了江戶(今日的東京)成為一個繁華的城市,更是開啟了江戶許多工藝發展的序幕。


除了先前介紹過,以日本銀壺、金器等金工聞名的東京銀器,江戶這個地區還是許多其他素材的熱絡發展區域。其中就包含了許多人對日本印象之一的木雕。木雕的興起,主要源自於江戶中期消費社會的興起,讓木工藝開始特殊化。


木匠的發展開始出現專業的分歧,有人專門製作曲木物品,另一些人以精細的屏風跟門為主力,更有人專門從事宗教與皇室的建築。精緻化的木匠工藝,演變為今日的江戶指物(江戶細緻木工)。

又別於京都的木匠因應皇室跟茶道發展,江戶地區的木匠則是依附當地的武士階層、商人及歌舞伎町發展。因為需求的特殊性,江戶指物的風格是透過兼顧的構造與簡潔形式的表現,避免掉非必要的裝飾後,突顯出來的是木頭本身優美的紋路。

也因為江戶指物因應的族群,較偏重生活需求,發展上也逐漸以木櫃、書桌、各種木架與書架為生活用品主力。箱子方面則是以火缽、茶道用具與樂器所需的成套整理收納需求為主軸。

因應時代需求而發展出來的江戶指物,雖然不如東京銀器日本銀壺華麗,但是純粹的美好,也讓其更具有時代跟歷史的味道!


這篇文章的連結

 
如果有常到日本旅遊的人,除了北海道跟關東的一些大城市,關係的京阪也是相當多人喜愛的文化古都。其中尤其是曾經是日本帝王首都的京都,更是蘊含著相當多的文化風情。


有歷史,自然也有相當多的傳統工藝。其中一個名為友禪染的紡織技法,就是一個自古流傳,至經都還有許多人承襲的日本傳統工藝。

傳統的友禪染是用一種叫露草的植物,把花瓣,輕輕一撚,會有一點點粘稠的汁液,這一抹粘汁就是極好的染料。友禪染作為一個傳統的紡織技法,自然與傳統服飾鄉結合,尤其是代表日本的和服。

 
日本人用友禪染的技法做和服的話,一定用露草青花紙泡出來的顏色畫圖樣。友禪染從手描到完成,需要經過26個工序,成品絢爛豪華。在現在,要得到一塊從面料到圖案完全手工製作,且一塊布就是一幅完整的圖畫的友禪染。

 
真要說過去與現代不同的地方,就是現代的友禪染,有別於過去以天然植物製成的顏料作為素材,隨著時代的進步,已開始使用歐洲進口的顏料進行製作;也因此,有別於過去露草汁液的淡雅,現今的友禪染色澤鮮豔許多。

 
友禪染有別於金工,會劃分出以銀壺為主力的東京銀器或是以鐵器為主力的南部鐵器,較沒有原料地區限制的紡織,隨著發展地區的不同,一個友禪染隨著技術,在許多地方都有萌芽。

發展至今,友禪染共有東京手描友禪名古屋友禪加賀友禪京(都)友禪等幾個分派;其中又以京友禪發揚最廣。現今的京友禪不但後繼有人,京都的友禪美術館中每天還有大量學生學習友禪染技術,她們學習繪畫、學習製作,製成的和服產品除了自己穿用外,也有出售。



這篇文章的連結

 
提到日本的服飾,除了和服之外,武士的盔甲無非是最受國際所知,且兼具風格及美學的一個象徵。日本近期在考古後發現的最早的成型鎧甲,誕生於三世紀後半開始的古墳時代。這一時代,正好是「騎馬民族征服」的時代,雖然盔甲的外型與我們目前熟知的有些不同,卻是日本武士盔甲的源頭。


這個時期最主要的盔甲形式為掛甲。所謂掛甲,掛甲的主體,也即防護身體的部分,是呈環狀覆蓋,然後在胸前系帶固定的。腰部連綴較松,便於活動。此外,用懸緒和受緒系在肩膀上二重固定。整體上來看,有點像是背心。 


大概是向中國學習吧,八世紀前半開始的奈良朝, 奈良朝的武官標準朝服是:頭戴襆頭,身著兩當式掛甲,條帶束腰,草摺分成數塊,腳著烏皮靴。到了近世,這種原始形制的掛甲已經從戰場上消失了,只作為儀式、雅樂某些參與成員的服裝而存在。 

 
從古墳到奈良時代,棉襖甲也同樣存在著。所謂棉襖甲,是指甲片直接縫合在襯裡上,相互間拼合精密,但不一定相疊。 最後,還有一種短甲,是將皮革連綴成整體,保護住胴體主要部分,和古代希臘、羅馬的甲式比較相似。這種甲式,在東亞是比較少見的,目前僅知道中國古代部分西南夷和臺灣高山族人使用過這種甲式。 

 
但是真要說起最讓人熟悉的盔甲,無非就是日本武士具足。華麗、具個人特色的具足,象徵的是武士的獨特精神。同時在戰國時代,盔甲除了防身之外,更具有彰顯階層的意味。盔甲的華麗度,表現的更是一個武士的階級。

對於喜愛日本古董的收藏家來說,除了日本刀,武士的另一個象徵物-盔甲絕對是會讓人眼睛一亮的收藏品!


這篇文章的連結